2011年2月2日 星期三

逃出埃及記:2011 埃及馬拉松

從發現比賽資訊到買好機票,需要多久的時間? 不多不少,僅需五天;從歐洲飛到非洲,需要多大的勇氣? 不多不少,一個人也可以。

Long Flight
清晨六點,一個人打著哆嗦,站在宿舍前漆黑的公車站牌,拖著行李,換了兩班公車,來到愛丁堡機場,等著飛往倫敦的國內航班。
等待轉換班機的時間總是漫長難耐,好不容易抵達開羅後,還得再轉一次班機,飛越 4000 公里
,幾經輾轉,最後總算在午夜抵達目的地。愛丁堡 
→ 倫敦 → 開羅  盧克索,超過大半天的飛行時間。距離起跑前30小時,不管是體力或是耐心,都被消磨得所剩無幾,如果可以,我想要洗個舒服的熱水澡,換套乾淨的衣服在入眠。不過顯然這個微薄的希望是無法達成了... 因為我的行李此時仍停在開羅機場。倒楣的事總是接二連三地發生,而行李掛丟不過只是這趟行程的開端。


A Darkness Rises Up
盧克索馬拉松長期和當地的高級飯店 Jolie Ville Resort 合作,比賽前一天選手必須要親自去領取號碼布以及相關資料。Jolie Ville 位於當地的 Kings Island,顧名思義,這是在一座獨立小島上的度假村,報到時間從下午開始,原先計畫利用上午的時間先去東岸遊覽幾個景點,而為了省交通費,上午先租了台腳踏車當做移動的工具



逛完佔地30公頃卡納克神廟(Karnak Temple),雙腿已感到疲憊。


決定早一點往報到處移動,沒想到地圖上顯示的六公里,竟然花了兩個小時才風塵僕僕抵達報到處... 主要原因是埃及的交通狀況實在是非常恐怖。先撇開封路工程,被迫繞道不談,腳踏車在路上是絕對的弱勢,從身旁呼囂而過的汽車都不會忘了按個兩聲喇叭跟騎士們 "打聲招呼",還有緩緩移動的馬車及驢子在路上移動,想要繞過他們得鼓起十足的勇氣。閃過了汽車,還得小心隨時會靠邊停車的小巴士 (當地居民依賴的大眾交通工具),當然,他們很少會打方向燈,而且速度都非常快。距離起跑前12小時,剩餘的體力就像格鬥天王裡的紅血狀態,隨時都可放出暴氣大絕。


You, You Are Awesome


賽事起點在著名的哈姬蘇女王神殿(Mortuary Temple of Hatshepsut)這次是在饒富神秘色彩的埃及起跑,那麼就介紹點歷史,哈姬蘇女王是古埃及唯一的女法老,在位期間整頓有方,將埃及打造成富庶的國度。而這座神殿一共花了將近15 年,由整座花崗岩山壁雕刻而成。不過在1997年時,這裡曾發生過回教組織屠殺英國旅客的血腥事件,跑過多場路跑,頭一次在這麼具有歷史意義的地方跑步,可是難得體驗。起跑前回頭眺望神殿,非常壯闊雄偉。



起跑之後,沿途會經過兩尊著名的曼儂神像(Colossi of Memnon)。除此之外,抬頭可見漫天飛行的熱氣球,至於其它景點四散各處,所以比賽路線由神殿出發後,直接進入盧克索市區,最後再回到哈姬蘇女王神殿。以上是這場賽事唯一值得開心的部份。

Start a War

對我來說,真正的考驗並不是在30K開始,而是在第二圈開始之際。


經過第一圈的新鮮及熱氣球相繼降落後,剩下就是四圈無趣的繞圈賽。事實上,路線規劃上可以更好,包含女王谷 . 帝王谷其實都可以含括在路途中,不過主辦單位為了盡量減少人力,以及省去多餘的麻煩,就直接以繞市區代替,這是讓我非常不滿意的一點,千里迢迢飛來埃及,卻是無趣的繞圈賽。雖然出發前就知道路線是這樣規劃,不過考量到台灣和非洲的距離及機票費用,還是決定趁著今年完成非洲馬拉松,朝自己的夢想再往前跨一大步。即使不滿意,還是只能接受,畢竟報名費 70 €,這可不是任性的 moment 呀!!!

More of the Worst



猜猜看一場比賽可以分成幾組? 正確答案是六組:全程馬拉松、22K、12K、5K、直排輪、輪椅(最後兩組皆為42K)。再猜各組收費多少? 答案是統一價 60 €,前一天報名得另加10 €或許因為價錢貴得嚇人,比賽時間又不是週末,全部六組參賽總人數才一百多人。扣掉兩車的日本馬拉松旅行團,以及德國直排輪大隊,個體前往參賽的人屈指可數,不過比賽的品質並沒有因為人數少,而相對提高。

先聊聊賽前的寄物,起跑前完全沒有任何布條或指示寄物處,好不容易問到其他選手,將包包放在協辦度假村的接駁車上,卻聽到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: 接駁車會準時在六小時後開走。換句話說,這場馬拉松完全沒有落馬的機會,不管你用跑用走,甚至用爬的,沒有在六小時前回來,你的隨身行李就要跟你說 good bye,加上收容車早在第三圈後就不見蹤影,想領回行李只能自求多福。

接著分享賽事補給,沿途 2.5K 的補
給站,只有水跟香蕉,而且香蕉不新鮮,多數都有腐爛。埃及的空氣品質惡劣,滿天黃沙,來到補給站想喝水,看著塵埃浮在水面上,也只能眼睛一閉,硬著頭皮往嘴裡灌。喔,對了,跑在市區還得注意自身安全,賽事沒有封路,所有車輛都照常行駛,沒有任何工作人員維持交通,跑在車水馬龍的路上,得忍耐惱人的喇叭聲外,過馬路得特別小心,因為埃及駕駛不懂什麼叫速限。

Panic attack

 在埃及跑馬拉松,對手不僅僅只有任性的自己及各國跑者,你還得當心當地的兒童!!他們只要看到有選手通過,都會追著問你的姓名及國籍,或是想玩擊掌。剛開始還會笑笑回答他們,不過隨著太陽升起,溫度急速上升,漸漸就失去耐心,只想專心在眼前的道路上,不想答理。跑著跑著,我就曾被兩個青年以 fuck 招呼。

若僅如此,倒還算好。要注意的是那些成群結黨的小孩子,更得小心別被他們圍住!賽事有一段會經過人口集結的住宅區,我就親眼目睹一群小孩用工具破壞里程板,當時內心就感到有點害怕,特地加速離開,好不容易來到最後一圈,又不幸遇到他們,遠遠看到他們還特地跑到對向,無奈他們還是朝我這跑來,眼見被他們圍住,四周又沒有其他跑者,只好釋出善意主動與他們擊掌,沒想到,其中一個小鬼趁我不注意,想偷我放在後口袋的 iPod,狠狠瞪他們一眼,他們才不敢造次。附帶一提,這場比賽一開始, iPod 就沒電一路沒有音樂伴隨,更加艱辛孤獨。

I Can Only Disappoint U
繞了四圈城市,穿過 42K,眼見終點就在前面伸手可及之處,圍繞在終點的日本加油團正歡欣鼓舞地為我加油,所有的疲憊,當通過終點的那一刻,都是值得的。就在這麼神聖的一刻,身後的計程車司機不耐我緩慢移動的身軀,喇叭聲就這麼掃興地對著我鳴響,也不見工作人員維持終點暨車輛進出口的秩序。或許我可以忍受這一路的不受尊重,但就連最後都得受到如此對待,讓人失望的不只是不用心的主辦單位,就連生活在這個城市的人們,是如此招待一年一度,來自世界各國的跑者,shame on Luxor.

Out Of Egypt, Into The Great Laugh Of Mankind and I Shake the Dirt from My Sandals As I Run

完成全程馬拉松,沒有人為你掛上你應得的獎牌,更無法當場領取證書,想要領取還得在當天晚上另外多跑一趟度假村。主辦單位的"美意"是要大家盡興參與 after party (免費,已含括在報名費中),但當我接過完賽證書後,發現上面不僅沒有時間紀錄,就連選手的姓名都得自己寫,即便證書是非常有特色的古埃及草紙,
獎牌是如何的漂亮,我都能很斬釘截鐵地告訴你,我再也不會來埃及跑馬拉松了!!!




4 則留言:

  1. 這簡直是一場災難啊...!!

    應該說是障礙賽馬拉松...

    我完全無法理解路邊加油的民眾會想拿跑者身上東西的情況....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天那!! 我以為在台北市跑步還要等紅綠燈已經很糟糕了!!沒想到埃及整個大勝! 恭喜你完

    跑!加油!!^^

    回覆刪除
  3. 真是不堪回首的回憶, 跟我想像的完全不同= =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好壯觀喔!!! 很不可思議欸!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