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

最後一隻舞 - 2012 Action Asia X-Trail 戶外越野挑戰賽

來自香港的好友
考慮了許久,這篇躺在草稿夾的文章,本想刪除,但依稀想起曾答允 好友 的邀約,還是決定將這篇心得補完,當作是交差,同時也交代自己為何目前不會再考慮參加越野賽事。

隨著近年路跑風潮的興盛,越來越多的比賽爭相出現在跑者廣場 全國賽會上,除了全程馬拉松賽事之外,大幅增加的還有山徑越野的比賽,知名廠商如 Salomon, The North Face 也爭相加入籌辦比賽。

這場 Action Asia 是由香港團隊所舉辦,除了台灣,在香港及中國都有這系列的賽事。台灣的賽事從2010年開始舉辦,地點在台北指南宮廟,比賽共分成 9K 及 17K兩組。賽事的報名費用較一般路跑貴*(註),除了紀念排汗衣及賽後派對(@Brass Monkey Bar )的調酒,早鳥報名參賽的人會另外得到 iPhone 專用的防水袋。

活動簡章註明,要求選手自備水壺腰包和能量補給。9K提供一個水站。17K也僅兩個水站。從官方提供的高度圖來看,17K組別從指南宮廟 (272米) 出發,途中依序經過 貓空圓山 (509米),二格山 (678米),阿柔洋產業道路 (467米),猴山岳 (530米),最後再回到指南宮廟,總爬升距離 532米,下降距離 536米,這樣的數據實在驚人。當然,對於追求刺激、野外求生、hash(捷兔路跑) 的跑者,或許這場才是他們所追求的比賽。

比賽當周正好遇到三巴颱風,颱風引進的外圍環流及東北季風,雙重影響下,大雨如水庫洩洪般,傾盆而下,如果說當初報名是第一個錯誤,那麼,身染感冒還執意在公館搭上前往指南宮530號公車,絕對是另一個離譜的錯誤...

photo by 莊曉陽

當天不僅貓空纜車停駛,捷運部份路段也因天候暫停行駛,但主辦團隊並沒有取消或延後比賽,原先大會安排兩班免費接駁巴士,在當天早上從動物園捷運站出發,因時間掌握不佳,多名跑者差點就無法趕上開跑。全部四百多位跑者在起跑前,自行簽署完生死狀後,於上午九時起跑,等在前頭的是我從未想像過的硬派大挑戰。
photo by 莊曉陽
陡峭的山路或許還可以用步行通過,但滿是泥濘的產業道路,變成一個濕滑戰場,雙腳深陷泥巴當中,寸步難行,小心翼翼地踏出每一步,緊緊用雙手扶著繩索,但難免還是摔倒了幾次,平日的登山路線,在今日成為跑者的賽道,潺潺河流也變成湍急瀑布,考驗著跑者朔溪的能力,稍有不慎,可能就被河水沖走,前途堪慮,如此搏命演出,沿途並沒有人會給你掌聲,除了自我激勵,別無他法,沒有人會來救你,更別奢望身後會有收容車可以乘坐。

如此絕望的路途中,唯有自立自強,但令人震怒的是,在山徑岔路之處,沒有工作人員導引,作指引的紅布條也不夠明顯,多數跑者都因此跑錯路線,迷路在荒山野嶺中,好不容易撐到第一個補給站,來自香港的好友已經決定棄賽,早點休息,若想放棄比賽,此處是唯一的機會,這裡是環山的產業道路(水泥地面),可以請工作人員以機車載回起點。

不曉得當時腦袋在想什麼,我竟然決定繼續往前,完成剩餘的十公里。與學生志工告別後,後續的路程也只能用血淚交織來形容,頭暈腦脹地盲目向前移動,因為迷路浪費了多餘體力,隨身也沒有攜帶高熱量的補給,飢腸轆轆的狀況,早已放棄跑步,改以步行的方式前進,好不容易捱到第二補給站時,臉色已經非常難看,狼吞虎嚥地吃完能量果膠後,身後僅剩幾位台玩咖的跑者。

獨自一人向前,好不容易回到指南宮廟,發現工作人員已經在終點收拾,沒有攝影師幫忙拍照,沒有計時系統也沒有熱食。飢寒交迫的領取寄存衣物,唯一的完賽證書竟然是用手寫,登記的時間還是以領取證書的時間為主,最後工作人員在證書上寫下 4:57:50 完成時間竟然比 北海道馬拉松 還久...

回程搭乘公車時,巧遇第一補給站的幾位學生志工,從他們口中,才知道主辦單位是如何漠視志工,除了態度不佳,更只把他們當成免費的勞工使喚,對於這樣一場罔顧選手安危的比賽,從此敬謝不敏,不再參賽。最後要感謝 don1don 及 Salomon 贊助的 越野跑鞋,如果少了它,可能會遍體麟傷地爬回終點吧 (苦笑)。



延伸閱讀
馬拉松三城記(中) 台北 暴雨奮戰 越野兼溯溪,邊跑邊洗鞋 註:報名費為美金27元,約台幣800元(線上刷卡),現場報名則是台幣1000元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photo by 莊曉陽

arteries

arteries
人中之龍0 (2015)

The Last of Us Remastered

The Last of Us Remastered

basal ganglia

basal ganglia
Helsinki City Marathon

Reykjavik Marathon